漂流新闻 news

秦岭峡谷漂流_秦岭广货街漂流_秦岭漂流景区最新新闻、公告及活动公示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> 漂流新闻 > 走进秦岭,探寻“广货街”的前世今生

走进秦岭,探寻“广货街”的前世今生

秦岭是风光旖旎著称的秦岭南麓和北麓,是华夏文明的龙脉,自古有着“山水秦岭,中古绿肺的美誉”,也是国家重要的自然生态保护区。不仅如此,历史上不知令多少文人墨客流连忘返。位于秦岭南麓,就有一个“特书大写”的历史古城—宁陕县广货街镇,它位于安康“北大门”,自古以来就是人流、物流的咽喉要道,也是古长安及关中进入陕南山区的第一个驿站。这里四季分明,春天鸟语花香,杨柳堆烟;夏天绿树成荫,蝉声阵阵;秋天金叶嫣红,瓜果飘香;冬天白雪皑皑,银装素裹。居住这里让人返璞归真,神清气爽。

广货街是秦岭华冠上的一颗绿色璀璨明珠

秦岭华冠上的一颗璀璨明珠。

广货街镇风光

广货街镇风光

广货街

广货街

广货街农家一景

广货街农家一景

广货街镇蒿沟

广货街镇蒿沟

cropped-psu21.jpg

广货街镇秦岭峡谷漂流

广货街镇蒿沟的“金鳟”

广货街镇蒿沟的“金鳟”

广货街是秦岭华冠上的一颗绿色璀璨明珠,境内群山连绵,峰峦叠起,物产丰富,境内已探明金、铁、石英石等各类矿藏有10多种,以盛产水曲柳、松、杉、椴、桦等几十种珍贵木材闻名遐迩;群山密林里党参、秦贝、天麻、猪苓等50余种名贵野生中药材蜚声省内外;香菇、木耳、白灵菇等高营养食用菌俯拾即是;蕨菜、香椿、灰菜等30多种野菜垂手可得;猕猴桃、五味子、毛栗等15种山野果随处可见;大熊猫、羚牛、大鲵等60余种珍禽野兽时现踪迹;核桃、板栗、冷水养殖乃是宁陕县重点生产基地。

广货街原名“沙沟口”,而它的得名,是源于“广货”二字,当年只要从外边进来的东西,如洋火、洋油、洋布、洋布等,或者丝绸、瓷器、精铁等,山里皆称其“广货”。

这里不乏南来北往的商贾带来些用来等价交换或以物换物的“广货”,随着这些经营“广货”的商贾聚集越来越多,交易越来越频繁,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街,由此也有了“广货街”的这个称谓。

上世纪60、70、80年代,“广货”的称谓,已被成为人们的常用的口中层次,而早已国产化了的火柴、煤油、面粉等商品还叫做洋火、羊油、洋面,而这时的广货街已经没有什么“广货”, 不多的几家不大的杂货铺,出售的都是少得可怜的大路货,而且许多诸如火柴、煤油、烟酒、白糖、棉布……等,都是要凭票供应的。

蒿沟旅游观光园简介牌

蒿沟旅游观光园简介牌

广货街镇蒿沟风光1

广货街镇蒿沟风光

广货街镇蒿沟农家一景 

广货街镇蒿沟农家一景

广货街镇蒿沟农家挂起的“吉祥如意”红灯笼广货街镇蒿沟农家挂起的“吉祥如意”红灯笼

广货街镇蒿沟农家挂起的“吉祥如意”红灯笼广货街镇蒿沟农家挂起的“吉祥如意”红灯笼

广货街尽管地处的秦岭深处,但也是钢铸的计划经济战车上的一颗螺丝,那时要想在广货街吃碗饭,必须按照“人民币+粮票(陕西省或全国通用的)=蒸馍/面条”的公式进行。对于这点,年龄稍大些的人倒是不会感到陌生。但广货街的饭实在是具有广货街特色的:无论是蒸馍还是米饭面条,都能咬出沙沙的声响来。当然,这也并不是广货街人故意往粮食里掺沙子,而是那条沙沟河水含沙量大,那种可以悬浮在水中的细沙,自然就成了米面中的添加剂。这种吃食尽管口感不是太好,但也只有在供销社办的食堂(饭馆)里可以买到,并且,绝对地仅此一家,别无分号。

西安到商洛或者安康的路途中由于没有兜售方便面、鸡蛋、水果的小寒,所以他们必须途径停靠广货街,抓紧排队请购吃饭,这样路途司机和这里的老板便结成了相对固定的利益共同体。司机每天都会准时把车停在一家固定的饭馆门前,吆喝旅客下车吃饭。饭馆老板会极巴结地把司机迎进一个单间,呈上早已准备好的几个小菜,有时还会上一小壶酒孝敬司机大人。而旅客,就得在这家饭馆享受高价饭菜。便由此就形成了一条极为特殊的“食物链”:司机吃饭馆,饭馆吃旅客,旅客吃“高价”。

但是人们对广货街的印象最深就是往返镇柞、宁陕之间,都得挤“轿子车”或者卡车,而到了广货街,不仅成了灰头土脸,还要不可避免的吃上广货街的“高价”方式,这样真悲催啊!

广货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到九十年代,由于计划经济机器的滴油漏气,广货街几乎一夜之间繁荣了起来,冒出了许多个体户:开饭馆、办旅社,收购山珍特产、倒卖化肥农药等等,并且从那时起,广货街又开始真正有了“广货”。

那是宁陕县的木材畅销,加之广货街有个木材检查站,一下子让广货街变得彻夜“车水马龙”,人来人往,山外来此拉运,贩运木材的人都把广货街做为“中转站”、“办事处”,那时南来北往的车辆双排相向行进,至广货街镇上时,小轿车、重型货车、长途客车、拖拉机、摩托车……时常挤成一团,水泄不通,司机们急切的叫喊声、汽笛声此起彼伏……镇上的干部经常要被组织起来充当警察的角色。这些因素让广货街的饭馆,旅社生意红火至极,当时广货街在我的眼里就是秦岭深处的“小香港”。

近年来,国家对山林牧业的保护,木材买卖离这里远去,还有西康铁路和包茂铁路相继通车后交通干道的东移,经过广货街的车辆,就都到了那些线路上去了,秦岭过于险峻,路途遥远,弯道特多,颠簸不行,高速公路去西安,快捷、舒服、平稳,穿几个洞子就到了。除了游山玩水、追求刺激、冒险的闲人,一般人,就不走广货街了。

所以广货街曾经车水马龙、人山人海、鳞次栉比,肆铺林立景象一去不复返。好多餐馆关门、商店生意清淡,旅馆夜里冷淡,所以大多数改了行,只能卖些山里的土特产给过路客,除了周末,很少有车,也很少看到新鲜的面孔,生意不好了,人们就坐在街道天南海北胡谝了。

虽然广货街少了过去的车水马龙的喧嚣、贩夫走卒的吆喝、行商坐贾的盘算,过往行人的逗留,但近年来当地政府变劣势为优势,制订了“生态旅游富民”的发展战略,把区域经济发展重点从“过境经济”及时调整到距西安最近、生态最好、最具旅游开发价值的蒿沟村。依托“三线(西安-朱雀-广货街-秦岭旅游环线、西安-柞水-广货街-秦岭旅游环线、西安-柞水-蒿沟-朱雀旅游环线)”,着力打造秦岭深山区休闲旅游品牌,随着蒿沟森林公园、秦岭峡谷漂流、军营度假村陆续对外开放,一个个正在加紧建设的旅游项目建设工地热火朝天,一座座别具风格的民居依山傍水,一条条公路上车辆络绎不绝,一座座农家小院里游客笑声爽朗……广货街正在成为西安周边市民真正的“后花园”。

现在你只要漫步走在广货街上,绝对不能小看了这些“山里人”,这里的农家主人与省长、县长、厅长是“铁哥朋友”,看看不少农家院悬挂的主人与领导的合影,着实让人感动。

所谓“风水轮流转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这个不就是广货街兴衰变迁的写照吗。

  • 在线预定